抑郁症?强迫症!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3日     阅读数:279

image.png 抑郁症?强迫症! 服务案例

我姓何,是国康的健康管家,某集团高管李总是我服务的会员。李总表示他父亲患抑郁症多年没有治愈,希望我们能过去看看情况。我就立即与李总约定了上门时间,与保健医生沟通后又花时间仔细查阅了一些关于抑郁症的诊断和治疗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帮助这样的病人往往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耐心与努力。

我和保健医生按约定的时间到了李老先生的住所,房间打理得井井有条,各项物品摆放非常规整。李老精神矍铄、穿戴干练整洁,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他的种种表现与常见的抑郁症病人实在大不相同,我料想他一定有着某种不平凡的经历。治疗他的疾病也许就应该从了解他身上的故事开始。

“您是军人吗?”这样的老人十之八九就是军人。

“噢,不是。但我年轻时一直为党工作。”李老语气非常自豪,仿佛身上挂满了勋章在大礼堂作报告。

“那您是做什么的呢?”

“我之前是西安一个研究院的院长,我们做的工作那可都是涉及到国家机密的。”李老语气很轻,生怕有第三个人听到。看来保密工作的要求已经深入他的骨髓,虽然退休也还在影响着他的言行。

“那您是老干部啊!”听到我的夸奖,李老非常开心。

“唉,不过我还是犯过错啊!”李老讲到这里,皱起了眉头,显得非常懊恼。我的直觉告诉我,也许李老的症结就在于此吧。必须把这件事情弄清楚,我们才能更全面了解他的疾病情况。

“那是什么问题呢?”我继续询问。

“唉——”李老又叹了一声,犹豫了几秒。

“我呀,搬过三次家。每搬一次家,就会扔不少东西。那些带不走的机密文件,我就会把它们烧毁。不过有时候搬家着急,扔的东西也没有仔细检查,也许里面夹杂着一些国家机密也说不定。这要是出现失密,我这一辈子的荣誉就受到玷污了。”老人说的时候很激动,差点要落泪,紧攥的拳头时不时敲打着椅子。

“我是一个坦诚的人,我也一辈子活得坦诚。我给我们单位党委反复写过信,如果万一有泄密的情况,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李老说话掷地有声。

“那您单位是怎么回复的呢?”

“他们每年都会给我回复两封信,过年一封,重阳节一封。不过都是慰问信。”

听到这里,李老心病的症结所在已经大致清晰。这件事情一直困扰了他近十年时间,强大的心理压迫使得他饱受折磨。

再通过与其家人的深入沟通,更确定了我的判断。李老变得越来越怪癖,情绪低落,经常自责,越来越难与人沟通。家里人怀疑他是得了抑郁症,就带李老找心理医生做抑郁症的治疗。可经过多次治疗李老的病不但没有见好,反而越发严重了,这也愁坏了家人。

李老的症状虽然与抑郁症常见症状非常符合,但观察其病因病史,患强迫症的可能性更大。如果不能确诊就盲目治疗只会耽误治疗时机,对病人和家庭造成更大的伤害。

保健医生把二次诊断的建议与李总家人进行了沟通,李总他们同意了我们的方案。我立马安排了三甲医院精神科的专家看诊。

后来李老经过精神科专家的会诊,确诊为强迫症,而并非抑郁症。与我们的判断完全吻合。听到这个结果,家属非常感激,握着我的手热泪盈眶。如果不是我的建议,也许他们还会一直当抑郁症来治,持续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经过20多天的综合治疗,李老的病渐渐好转了,心情也舒展了很多。期间,我会定期给他通电话,询问身体情况,多与他进行生活上的沟通。他也总是愿意和我沟通,每次沟通都能让他心理负担有所缓和,这其实本身就成了治疗的一部分。现在李老已经完全康复,家庭和睦温馨,生活充实幸福。

能帮助他人更快乐幸福的生活,我们内心也非常有成就感,这也正是我们国康服务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