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康董事长杨华山:医疗健康产业和健康保险融合创新之路

发布时间:2013年1月15日     阅读数:541

image.png 国康董事长杨华山:医疗健康产业和健康保险融合创新之路 杨华山

2013年1月11日下午 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举办,主题为“金融创新与产融结合”的金融家论坛在深圳瑞吉酒店举办。图为五道口深圳校友会会长、国康网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华山发言。

以下为发言全文:

国康董事长杨华山: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现在该我演讲了,已经很长时间了,大家也辛苦了。今天讲的是创新与融合,是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的一个金融家论坛,非常高兴参加这个论坛,我也代表我们深圳五道口校友会欢迎大家。

大家谈了很多金融的话题,金融是管理财富的,是财富不断的增长。医疗是管健康的,医疗让大家更幸福。我观察了一下我们参加会议的前排的领导、金融家、企业家,我发现绝大部分人不是太健康,可能是在亚健康,很多人是慢性病。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个也不是你们的错,接下来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在医疗健康和健康保险方面如何创新。

前几天,2012年11月份,健康产业有一个新闻,美国最大的健康保险集团联合健康,它花了50亿美元并购了拉美最大的健康保险公司。今天我们谈了很多的金融方面的问题,但是在美国什么行业最大了?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在美国最大的产业不是金融,不是IT,也不是银行业,而是医疗健康产业,这个产业占到美国的16.2%,是美国10年的数字,加拿大和日本普遍占到10%,我们国家普遍占到5%。在美国世界500强企业里面,至少有10家企业是健康产业的公司。这样的一个发达的医疗健康的服务,保证了美国人的一个高质量的健康生活品质。

在2007年,我们公司刚刚成立两年的时候,美国的联合健康公司到我们公司来找了我们两次,说国康你不需要上市,联合健康可以收购我们,把我们买到。其实当时我们的营业收入还没有超过一千万人民币,但它的开价还是比较吸引人的。那我想医疗健康产业是我们的团队非常看好的一个产业,我们的团队非常想在这个产业做好,我们想创立一个本土的健康服务的品牌,所以我们拒绝了这次收购。后来我们就吸引了风险投资商进来,所以联合健康它是美国健康产业的代表,它通过在全球的收购兼并,在全球进行布局,进行拓展。

美国的健康医疗产业为什么这么发达,他们的医疗服务和专业水平在全球都是处于领先地位的。美国是以家庭医生为一个基本的基石,所以美国的医疗服务安排都要保证人人有一个家庭医生,这个家庭医生不是一个大的专家,但是他是你的健康的守门人。所以美国医疗健康产业的发展得益于的973年在尼克松时代的健康照护产业HMO的立法,这样一个立法鼓励社会去发展健康管理组织,政府对这些组织进行资金的补贴,政府要求企业雇主为雇员购买健康保险。这样的一个法律要求,把家庭医生作为整个医疗体系的一个基本的元素。所以美国它的整个健康管理产业得到了蓬勃的发展。

那我们知道我们中国这十年来也是高度重视健康险的发展,健康产业的发展,政府也很重视,民间很多投资界的人士也是很重视。健康险是一个商业保险,其实政府非常希望健康险有一个快的发展,因为这可以帮助政府减少财政的负担。但是为什么健康险发展的现状很不如意呢?我们看一下,我们国康的发展是为中国的领先为先,为家庭提供健康服务的。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话,现在很多企业买了健康卡,他们有健康医疗的保险,但是客户需要很好的健康医疗服务,当他生病的时候需要很好的健康的医疗关怀,需要人性化的关怀,但是他通常得不到这个服务,只是给他解决了费用报销的问题,而他又不缺钱,他缺的是这个服务,所以他们很多人认为这个是没有用的。

那为什么中国的健康险发展缓慢,以及有很多问题呢?我们知道中国健康险它走出了一些误区,首先它走到了一个寿险的老路。联合健康也好,阿米尔(谐音)健康也好,美国的安泰也好,它们原来都是一个医疗服务机构,它是在一个医疗服务机构之上逐步发展壮大,然后通过医疗服务再增加费用的保障,这样发展起来的。但是我们国家,我们可能借用传统的管理的思路,我们把它当成一个寿险公司去管理,去发牌照,去通过大的资本金的要求,这样必然企业、保险公司要追求一个所谓超常规的发展。所以健康险公司在国际上是一个有机的增长,它的增长不会太快。这样的话,它就是一个健康的发展,稳健的发展。

那我们走寿险的老路,是很难提供很好的服务的。所以在产品创新方面,目前的健康险产品创新是不够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医疗服务本身的缺失,真正的健康险它是一个健康的管理,疾病的管理,医疗的服务,加上费用的保障,这是一个一体两面的结构。但是很遗憾,我们目前的健康险还停留在费用的报帐。其实大病的保险这些不是传统的健康险,传统的健康险是费用的管理。

2006年我们去美国考察健康险它的发展的时候,是它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我们去了安泰公司,安泰公司是美国第三大健康险公司。当时我问他们的CEO他们的发展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像当时的LG一样的严重的危机。但是他告诉我,他们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他们还在稳定的发展,他们半年就增长了50万的会员。所以它本身在美国也是继续蓬勃的发展,并没有受金融危机的影响。那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告诉我医疗健康险和寿险很大的不同,医疗健康险是一个服务行业,不是一个保险,所以寿险公司要靠资金的运用投资去赚钱,而健康险公司呢,它收100块钱,80块钱要用在客户的健康身上,剩下大概15块钱是它的管理成本,这样它的利润率就达到5%。而这样一个全面的人性化的服务就保证了它的真正的国民的需要,保证了整个的国民的健康的需求。

目前我们国家医疗的健康体制是经过了改革,政府投资了8千亿进行医疗体系的改革,已经有很大的改善。但是我们目前的医疗体系还是不能够支撑健康保险健康的发展,因为这里面有很大的道德风险。同时,监管部门也需要思维的创新,我们监管部门还是把健康险作为一种传统的寿险公司去管理。其实在美国,健康险公司它的洲政府就可以发牌照,很大程度上不把它作为一个金融类公司,而是把它作为一个服务类公司来管理,而我们的监管当局真正是要在这方面进行创新。

我们是做医疗健康服务的,我们做了很多的创新,而国康的医疗健康服务,我们最重要的是把医疗健康的服务的爱心注入到这个体系里面,把温暖注入到这个体系里面。我们国家健康服务最大的问题就是看病比较难,很重要的我们没有得到这样的一个健康的关怀的体系。国康是要解决对这个社会贡献,对我们改革开放30年贡献最大的,一些企业家,金融家们,他们的健康谁来管?没有人来管。所以我们整合全国的医疗资源,是一个所谓的轻资产的模式,而国康的模式,我们是建立了一个诊所,我们自己建立一批会员制的保健制的会所,同时整合优秀的医疗资源,在体制上进行整合。我们在全国招聘了一批退休的医生,他们在全科方面很有经验,成为我们的保健医生。我们还有会室的团队,服务我们的会员。所以这样的一个健康医疗服务体系,真正是以客户的健康,关心客户的健康为出发点。我们也把健康管理与健康保险结合,我们除了有一个健康服务体系,同时我们还有一个健康保险公司,我们把这些结合在一起,对团队和家庭进行全面的一体化的服务的方案。   

我们坦率的讲我们目前只能让一部分人先健康起来,我们目前的服务体系在国家整个宏观的医疗体系没有改变之下,对国内500个大型企业和一万个企业家庭,通过对他们的健康的关怀,健康的干预,健康的生活方式,影响更多的人。

那怎么才能够让更多的人享受更高生活的健康?我想这个需要改革、变革。现在大家都在谈改革是最大的红利,其实医疗健康改革应该是红利产生最多的地方。谈到医疗健康,我们不得不谈医疗改革,但是医疗改革我们进行到现在一个最大的问题没有解决,就是如何让专家、医生真正的关心患者,关心病人。怎么能改变到医院去这种冰冷的感觉,这个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其实我们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农村的经济改革解决了农民的积极问题,解决了农民和他养的猪的关系的问题,他真正的关心他的那个猪,所以他的猪长的很好,猪是他的产品,是他的客户,他以他的客户为中心,这样他就有他的积极性,他创造了他的财富。医生也是这样的,我们的医改一定要让医生释放他的积极性,怎么释放他的积极性呢?就是上他成为自由职业者,让他进入很多的诊所。我们在日本、香港、台湾地区也好,在大医院里面很少看到病人,大医院是做什么呢?基本上是做手术的,是通过会诊和转诊过来的病人。我们要让这些医生人人都有自己的诊所,这样才能解决大医院的问题,很遗憾我们的大医院已经变成了生产线,它就像富士康的生产线一样,它就是一个机械式的补件,所以我们每次看病体验都不好,所以这就需要变革,我们就要让医生成为我们的家庭医生。国康只能解决几十万的家庭医生的问题,如果需要解决上亿人的服务,就需要立法,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个事业当中来。

我们已经投入了很多的钱,但是效率不高,如果我们鼓励这样的机构成立,国家就能花很少的钱,真正的能够启动上万亿的产业去发展,最重要的是它能让我们中国的国人真正有美好的生活,真正让我们得到关心和关怀。所以我在这里我也想代表我们这个行业,这里也是呼吁我们的改革,要在医疗改革方面,在健康险的监管方面给予更大的力度。这里我也想在替我们的清华五道口EMBA这个班做一个广告,这是一个清华+五道口,是一个组合,是一个创新。我们想成为金融家,想成为创业家,那就到五道口来,我们的晓灵院长他们很有激情,他们也是一个有激情的团队,他们很关心校友和学生,在这里我们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实现我们的梦想,谢谢大家,祝大家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