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追查,父亲胸痛的真凶竟是它!

发布时间:2019年3月18日     阅读数:119

我的父亲今年72岁了,地地道道的四川人。放不下老家的他,终于被我说服,和母亲到广州生活。接父亲过来,一直想好好陪他,可公司高速发展,作为一名高层管理员,我不是开会、应酬到半夜,就是出差在外,甚至父亲生病也顾不上。

父亲的病很重,幸而发现得早,虽遭了误诊的罪却躲过了误治之险。我没有失去他,还有机会好好陪他。

半夜胸痛加剧,住院半个月却查不出原因

辗转追查,父亲胸痛的真凶竟是它! 服务案例 第1张

那天我刚回到家准备休息,突然听到父亲的房间传来呻吟声。我急忙走到父亲的房间,只见父亲捂着胸部,痛苦的呻吟着,母亲说:“你爸又闹胸痛了,前段时间也时不时会痛,但这次最厉害……”父亲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如果只是一般的痛,他不会这么呻吟的。这让我有点不安:“爸,我们上医院吧。”

10分钟我们就到了离小区最近的一家大医院,急诊科医生给父亲看诊半天,没法判断具体原因:“胸痛的原因很多,你父亲胸痛的原因不明,建议住院……”

就这样父亲住院了,抽血、胸片、CT……引起胸痛的原因逐一排查,但一个星期了,检查做了不少,父亲胸痛的原因却一直没有定论。

只要不出差,我下班都会去医院看望父亲,但是去得都很晚,只有值班医生在,无法和主诊医生沟通父亲的病情。

父亲住院半个月了,我实在坐不住了,请了半天假到医院找主诊医生。

医生说:“从检查的结果来看,没有发现你父亲胸痛的病因,目前我们按炎症治疗,你父亲的胸痛已缓解,如果他还会出现胸痛的情况,建议到专业的胸科医院就诊,可能是肺结核引起的。”

“可能肺结核?!”做了那么多检查,还是不确定的诊断,我从心里不接受这样的诊断。“父亲为什么胸痛?”这个问题一直缠绕我心头,无奈自己没有时间琢磨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是肺结核,另有隐情

“周总,公司不是刚给您配了私人医生服务吗,联系他们看看?”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秘书提醒了我。

我立马拨通了国康医养管家小郑的电话:“……周总,您父亲的情况我已经了解,我今天就到您父亲所在的医院了解病情并收集他所有的病历给我们的全科医生综合分析,再给您具体诊疗建议。”

没想到小郑的速度很快,不到半天就已经到医院收集齐父亲的所有病历。

晚上8:00我刚结束会议,小郑的电话过来了:“周总,您父亲的情况我们全科医生已经分析、评估了:1、您父亲病症和肺结核的病症差异较大,肺结核可能性小;2.您父亲的胸痛有一段时间且以剧痛较多,要排除病变可能,建议转到权威的中山一院明确诊断。”

我听着小郑的方案,心里稍微舒展了一些,但我刚好接到命令要出差越南,只能委托小郑全程安排父亲的治疗,随时给我电话沟通进展和情况。

辗转追查,父亲胸痛的真凶竟是它! 服务案例 第2张

小郑帮助父亲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陪同到父亲到中山一院胸外科找钟主任看诊,钟主任也否定了父亲患肺结核的可能,建议父亲做胸部增强CT排查病变的可能。

CT结果终于出来了,小郑电话告知我钟主任的诊疗意见:“您父亲胸部位置的两根肋骨之间有一个肿块,因位置较隐秘,之前的CT检查没发现。钟主任表示这个肿块很可能是肿瘤,具体是什么类型的肿瘤需要结合血液检查和PET-CT检查等检查结果判定,接下来我们会为您父亲安排针对性的检查。”

身在越南的我一听父亲可能患上肿瘤,又急又慌,最后还是假装镇定的给父亲打了电话,听出电话那头的父亲有点急躁:“我的胸现在不痛了,那些检查就不要做了,折腾又浪费钱……”

我知道父亲怕麻烦,更怕花我的钱,在我的坚持下,父亲配合小郑到医院做了抽血和PET-CT检查。

辗转追查,父亲胸痛的真凶竟是它! 服务案例 第3张

真凶终于浮出水面

父亲的PET-CT检查和血液检查结果全部出来了。

小郑第一时间电话告诉了我:“周总,您父亲胸痛的原因已经查明,是多发性骨髓瘤,恶性的。”

听到这个结果我的心又难过又恐惧,只想立马动身回国,看看父亲。

“周总,您别太担心,多发性骨髓瘤是血液病的一种,虽是恶性,但早期发现正确治疗的预后还是比较好的。广州治疗这个疾病权威的是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而治疗血液疾病全国权威的是在天津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液病医院……”

小郑的话让我意识到,最重要的是尽快让父亲得到有效治疗。

安排好事情,我立马动身回国了。飞机上我想得最多的就是要不要告诉父亲病情真相,如果告诉他,怕吓到他;如果不告诉他,后续长期的治疗也会让他生疑。

下了飞机,小郑让全科医生给我电话说明了对父亲隐瞒病情的利与弊。考虑再三,我还是决定告诉父亲病情真相。父亲出乎我意料的镇定;“不就是肿瘤嘛,咱不怕,再说我已经70多了,就是治不好,也……”

父亲的话让我鼻子酸酸的,为自己忙于事业而疏忽了对他的陪伴和照顾感到愧疚。

辗转追查,父亲胸痛的真凶竟是它! 服务案例 第4张

父亲康复在望

最后,在小郑他们的帮助下,父亲顺利到达天津的血液病医院。由于父亲年纪已经超过了70岁,不适合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法,选择的是化疗。经过大半年的治疗,父亲的病情基本稳定,各项指标也恢复到正常的水平。

回想父亲生病的这一年,折腾、煎熬之余也有些后怕,万一父亲按误诊治疗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幸运的是父亲虽然被误诊了,及时精准的会诊让父亲免遭了误治之罪。

辗转追查,父亲胸痛的真凶竟是它! 服务案例 第5张

延伸阅读:

多发性骨髓瘤

患者得了癌症,家属到底该隐瞒病情,还是如实告知?